微信 | 电话:18012713873
危机公关

危机公关“梦寻撒哈拉”系列外贸连载(64):这辈子就想上电视,最好还要CCTV

  • 时间:
  • 浏览:15781

在国内老家的时候 ,我们连镇长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更不用说见过面了  。

我记得我在中学的时候有一次经过镇政府的后山听到有人哭泣  ,我顺着哭声发现一个阴暗臭气熏天的地方关了很多人  。很显然  ,那些人吃喝拉撒都在里面  ,一个100平方米不到的地方关了几十人  。里面的人一看到我就激动地挤过来抓住铁栏杆的门哭叫 。他们让我去找镇长说理  ,如果不行就让我到城里面说理  。

有老人说我的孙子超生逃走了  ,关我们老人家什么事情  ,你们抓不到  ,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顶罪 。这样的话我孙子说了  ,为了给我们报仇危机公关还会再多生的 。

还有中年人说  ,我孩子超生了  ,你怎么把我家的房瓦掀掉了  ?有本事你们去抓他啊  。老子要不是天天叫我儿媳出去做工  ,晚上就安排他们住在旁边没有隔音的房间  ,那指不定还要多生多少  ,我没有苦劳也有功劳吧  。然后他自言自语地说 ,这小两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出来的  ,我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

还有个年轻的人说 ,我老婆带着孩子逃跑了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把他们抓回来  ,却把我关在这里  。而我是已经结扎了的  ,我老婆还没有结扎  ,想想后果吧  ?

小时候我挺有正义感的 ,因为看金庸的武侠小说看多了  ,我赶紧从书包里面拿了作业本和笔记起来  。然后我到镇政府去找镇长  ,当然当时不知道还有镇委书记  ,结果镇长自然找不到 ,还被门口保安骂了得很惨  ,说我屁大点小孩管的事情还真多  ,让我去中央去找主席去  。威胁我说再不走  ,电棒就来了  。如果保安说屠龙刀来了  ,我还真想看看  ,但是电棒我没有听说过也就没有兴趣 。

后来我写的作业本不小心交上去了  。我被叫到校长办公室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也忘了  。

最接近镇长的一次 ,是我大学毕业后回老家街上发环保宣传单  ,被当做法轮功抓起来关到了派出所的时候  ,民警吓我说带我去见某某镇长 。我被带到派出所  ,民警给我做笔录  。镇长听说抓了个法轮功 ,这就是政绩  ,就兴匆匆的跑来了  ,不过我也不认识镇长  。后来笔录做完  ,发现我只是宣传老家人要有环保意识  ,不要乱扔垃圾 。是的  ,我小的时候我们家的小河还是可以游泳  ,洗衣服 ,河水甚至饮用的  。后来等我大学毕业回到老家  ,一看河水都快干了 ,河道里面到处都是垃圾  。不要说饮用和游泳了  ,连洗衣服的人都不见了  。所以我把河道各个垃圾堆拍了照片 ,做成了挂历 ,题目写上“美丽的汀江河水”拿到街上派发 。

民警教育我了一顿 ,说不应该用美丽的汀江河水  ,应该说大家要保护环境 ,不要乱扔垃圾 ,这样就好了 ,你这样写是讽刺政府 。我们可以用法轮功的名义把你抓起来  。我说 ,那你还不如用超生的名义把我抓起来呢  ,这样好听多了 。

后来他到外面跟人说了一通  ,回来说  ,我跟镇长解释过了 ,你这个就算你还小不懂事 ,再说你堂哥也找到镇长了  ,你家就在镇政府后面  ,这次就算了  ,你下次不要再发了  ,把发出去的都收回来  ,一张也不能少 ,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

当时我挺崇拜我堂哥的 ,连镇长都找得到 。

所以在来非洲之前我见过最大的官就是上外的校长了  。也算是不错了 ,其他的都只能在电危机公关视上看看  。特别是电视台里出现的那些人 ,都好像来自于另外一个星球  ,离我太遥远了  。连电视里面出现的路边的乞丐我都能看得出他们特别的神气和高人一等  。我在想  ,这辈子我一定要出人头地  ,风光做人  ,这辈子一定要争取上一回电视 。

人生的理想确实很难实现的  ,后来想想管他哪里的电视  ,哪怕是男性健康频道还是电视剧跑龙套 ,都没有成功 。有一次老远想去跑龙套  ,也差点闯入拍电视剧的现场  ,还是给别人轰出来了  。后来有一次从电视里面看到有一个人从高楼跳下来自杀上了电视  ,但是那个画面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是谁跳楼 ,觉得还是不合算就打消了靠高楼自杀上电视的念头  。

直到我来非洲之前我都还是个普通市民  ,可是自从我来了塞内加尔后人生就得到重大的转机  。

2015年广州市副市长下半年带了十几个中国公司到塞内加尔考察  。我作为当地公司接待团队成员之一竟然面对面跟他问了一句好  。

2015年我去参加塞的国家振兴计划推介会 ,我远远的看到了塞总统sall先生  。

2015年大使馆春节招待会我也混进去了  ,竟然见到了大使和参赞在台上讲话  !

2016年我竟然看到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林毅夫带着国内的企业家来到塞内加尔工业园考察参观 ,听说他还是习近平主席和塞内加尔总统的特别顾问  。

2016年5月份  ,我去参加总理的塞侨招商会 ,我看到了塞的总理  。

而我当地的员工说过好几次在电视上看到我 ,我就坐在前面几排 ,我想起来了那是市长来的一次  。还有就是使馆春节招待会 ,我记得那些记者镜头扫过去 ,我可能也被扫进去了  。

这下我可得意了  ,没想到终于上电视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

哇 ,这人生的起伏啊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

我跟我以前的同事小李说  ,我都上了电视了  ,你信不信  。他说那个算什么 ,不就是塞内加尔电视台吗  ?有一天我上个中央电视台给你看看  。

在非洲你再上电视那也是在非洲  ,国内的人有谁会看  ?

但是这毕竟是异国他乡  。有人说塞内加尔国民生产总值才150亿美元  。而危机公关东莞的GDP都有1000亿美元  ,相当于6个塞内加尔  。一个美国的公司的年收入都有200多亿美元  ,比塞内加尔2000万人的GDP还高  。说白了  ,1个国家还不如1个公司 。说实话  ,塞内加尔的总统好见 ,但是美国的老板难见 ,东莞市长更难见  。塞内加尔的电视好上  ,但是国内的电视却难上 。

所以我想可能还是要回国发展才行  。在非洲恐怕永远都没有办法上国内的电视了  。

正在感叹的时候  ,我在朋友圈上看到2个朋友发来的消息 ,一个是我们的老朋友麦克陈勇一个人一辆长城哈佛贯穿了几乎整个非洲  ,因而得到中央电视台记者的特别采访  。

哇  ,那个来我们这里一起一个房子内睡过觉吃过饭的哥们 ,竟然上了中央电视台 ?

我打开他朋友圈的视频  ,果然是中央电视台 ,我真的希望是误会  ,但是真的是陈哥 ,他还是那么精炼干瘦  ,说话还是磕磕巴巴的 。说真的 ,我挺佩服他的  ,他一路上一个人过关闯界  ,没有人陪伴  ,不会说英语 ,睡在车顶的帐篷里面  ,自己修车  ,自己研究路线  。竟然一个人开了一辆长城汽车走了20几个非洲国家  !我们为了让他不要那么辛苦  ,经常给他联系下一站的朋友接应他  ,所以他在非洲也认识了很多朋友  ,其中有人把他介绍给了中央台记者  。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上中央电视台  ,我还跟他说过话 ,握过手 ,泡过茶  ,吃过饭呢  ,早知他用过的茶杯  ,碗和筷子我都要做记号的啊  ?

说实话  ,陈勇大哥做的事情我还真做不到  。他那条路我就别想了  。

另外一个消息就是马里维和部队基地恐怖袭击中其中有2个中国伤员转移到塞内加尔联合国医院治疗  ,我原来的同事刘总和小李他们去探望 ,中央电视台的人也在现场 ,他们也在镜头里面  ,于是他们也上了央视新闻  。我真想问  ,小李难道这次恐袭是你安排的吗  ?

看来要上中央电视台要有捷径的话还得在非洲 ,于是我把收拾好的行李又放下了 。